雕版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雕版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日入过万不是梦盘点手游的肉夹馍式传奇史

发布时间:2020-02-10 14:26:10 阅读: 来源:雕版机厂家

在五道口清华科技园旁边,3个IT男组成的团队卖起了肉夹馍。千万不要小看卖的是肉夹馍,但他们以互联网的思路出发,从而让买肉夹馍的客户在小小的门店前绕圈排队。据报道,他们现在每天的销售额已经过万,创业首月即可有望盈利。而在手游界,同样有着不少小公司逆袭的传奇。从《愤怒的小鸟》,《水果忍者》再到游戏极其简单《flappy bird》等,每一个手游都是从默默无闻到后来的大红大紫,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一下几个小手游逆袭成长记。

小鸟愤怒力量 助推Rovio发迹史

Rovio是一家位于芬兰的手机游戏开发商,成立于2003年。2005年1月,Relude收到第一份天使投资,公司更名为Rovio,公司转型为一家成熟的2D Java游戏开发商和发行商。最初游戏涉及的题材包括生存、策略以及RPG游戏。2005年9月,Rovio推出了其一系列大作包括Darkest Fear(漆黑惊栗)以及War Diary: Burma(战争日记:缅甸),其创新的游戏设计便获得评论家的一致好评。但Roivo真正为人所熟知,还是由于后来出现的那只鸟。

《愤怒的小鸟》首先是在ios平台首发,自2009年2月发售后便一发不可收拾。就这么一款只涉及到小鸟(种类不同)、绿皮猪、蛋、障碍、弹弓以及抛物线原理组成的益智游戏,让来自不同国家及民族的两亿人为之疯狂。据Rovio称,愤怒的小鸟曾经达到的风靡程度是,每天人们花在这款游戏上的时间是两亿分钟左右。换句话说,每小时全球总共花在此游戏上的时间是16年。

同时,Rovio并没有只在iOS平台有过多的停留,而是不停的跨平台以及获得更多的合作来继续走红。愤怒的小鸟在Android、Windows Mobile、Symbian、N-Gage、PSP、DS、Flash、Facebook、MAC以及Chrome等多种平台都有着不俗的表现。

目前的Rovio如日中天,凭借经验丰富的制造商营销模式以及应对多变市场的经验,依托多样的移动平台技术,正在致力于创造有趣并且适合每一位玩家的游戏,并满足玩家不断增长的多平台需求。最令人称道的,无疑还是Rovio通过小鸟打破了一般一款手机游戏的生命周期连几个月都不到,用“昙花一现”来形容手机游戏的生命周期毫不过分的这种魔咒。

“水果之父”低调行事 一刀切准市场方向

切水果,这个小动作生活中大家都会接触到。而却不曾想到,当这个动作模拟移植到手机的平台上,能够变得如此受欢迎。《水果忍者》正式把这个小动作在手机上实现的的游戏,从它上市以来就大受欢迎,名列App Store畅销排行榜前十位。而游戏之所以如此火热,另外的原因就是游戏画面做的非常的精致,切开不同的水果,会开看到不同颜色的鲜艳果肉,而且做得逼真,甚至可以看到果核以及肉纹。各种颜色的果汁飞溅到半空,或者飞溅到墙上,为玩家带来刺激的视觉体验。

水果忍者的游戏让Half Brick Studios真正的在全球获得了巨大的成功。澳大利亚开发商Half Brick是一家完全专注于游戏的公司,它的商业模式并不起眼,也没有对自己所获得的成功进行炒作。相反,公司运作得相当低调,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如何制作更为优秀的游戏上面。

在《水果忍者》完胜AppStore之后,Half Brick Studios在制作《水果忍者:穿靴子的猫》的同时与梦工厂达成合作,目的不仅仅只是为了拍成一部电影,而是通过电影的商业效果对公司以及游戏进行大规模的共同宣传。与此同时,Half Brick Studios开始跨平台的推广方式先后将《水果忍者》登录到Android、Windows Phone以及Xbox360。除了围绕游戏本身继续深化,Halfbrick还通过授权商业模式,与乐淘网合作推出了帆布鞋和公仔,以建立品牌形象。

小小鸟有大作为 疯狂传奇不再来

除了愤怒的小鸟在手游界传奇能占一个地位之外,还有另外一只鸟身上的传奇色彩,一点也不亚于它。那就是《flappy bird》。一款在几个月内从默默无闻,到大红大紫,再到备受非议,最后到彻底告别。不仅仅是游戏,其开发者来自越南的程序员阮哈东同样也经历了一段传奇人生。

阮哈东在2013年的5月底发布了该款名为《flappy bird》的游戏,而在此后的五个月里该款游戏一直都反响极少。但此后,越来越多的人在自己推特上述说着自己对这款游戏的又爱又恨后,《flappy bird》开始进入一个病毒式的传播。12月13日,《flappy bird》踏进全美免费APP排行前250位,在“美国游戏”类和“家庭游戏”类分别排到80位和14位。推特上越来越多的用户发布评论和图片表达他们的愤怒和沮丧。阮哈东也参与其中,转发了一些有意思的图片。有关游戏的评论也开始从一个月20条,激升到每天20条。人们对游戏的评价有着明显的不同,不是给5颗星就是给1颗。而且大都带有类似“我恨这游戏,但就是无法停止玩它”这样的评论。

在1月17日《flappy bird》上升到苹果美国APP商店的顶峰。1月22日,阮哈东宣布安卓版《flappy bird》开始在谷歌商店提供下载。一个星期之内,它就登上了谷歌商店APP下载排行的顶峰。有数据也宣传,开发者阮哈东每天从《flappy bird》中拿到5万美元的广告收入。这样的疯狂程度,人们也开始怀疑其数据的真实性,质疑声,甚至抄袭的指责纷纷向开发者袭来。

到最后2月8日,在阮哈东发布1.2版更新之后,发的推特更加消沉:“我可以说《flappy bird》非常成功,但它也毁了我简单的生活,因此我现在非常讨厌它。”当天下午2点30分,阮哈东做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:“《flappy bird》的用户,非常抱歉。22个小时后,我将把《flappy bird》下架,我无法再忍受了。”、“这无关法律问题,我只是无法忍受了。”、“我也不会出售这款游戏,请不要问我。”、“我还会做游戏的。”

《flappy bird》进入苹果商店排行前十以来,得到5000万次的下载量,1600万条推特评论。这是一个普通APP通过社交媒体和人们的口碑得到病毒式传播的完美案例,而且,它还是一个无法复制的成功案例。任何人想再次创造《flappy bird》的奇迹,都会难以实现。

中山工商税务咨询

哪里能做司法审计

深圳代理记账电话

深圳筹划税务网